“最美孝女”陪父抗癌,8萬公里騎行創造生命奇跡

婦女生活 / 2018年10月16日 10:13

格調

木辰

2012年1月,梁薈買回一輛三輪車,讓丈夫秦江改裝成“小房車”:車體加裝玻璃鋼車棚,后座固定一把小馬扎;車頂還安裝了一個小音箱。梁薈將小房車作為特殊生日禮物送給父親梁立群,說:“爸,有了這輛車,加上你兩條健康的腿,就能騎行出很多快樂,與雙癌告別。”原來,梁立群身患胃癌、結腸癌,為方便父親騎行抗癌,梁薈忍痛與丈夫分居多年,并痛失做媽媽的機會,終以8萬公里騎行,幫助父親重獲健康……

又一場癌癥撕碎父女約定

2008年4月28日,父母已在梁薈家住滿4個月,她打算將父親梁立群和母親送往山東德州的哥哥家。傍晚下班,梁薈忙著給父母收拾行李,梁立群神情黯然地說:“4個月一晃而過,真舍不得走。”梁薈是父親最疼愛的小女兒,也對父母依依不舍:“爸,要不你和媽別走了,就長住我家吧!”梁立群一聲長嘆:“我和你媽有三個孩子,哪能總拖累你一個人?”

次日早晨7點,梁立群準備上街給兒子買些特產。從衣帽鉤取圍巾時,老人一陣劇烈咳嗽,緊接著胃部痙攣劇痛,額頭汗珠直冒。梁薈慌忙將父親送往北京306醫院。經檢查,梁立群患了胃癌,而且已到晚期。梁薈頓時心碎了……

梁薈1974年出生于北京,在中國移動北京分公司工作。丈夫秦江大她1歲,是環保系統的公務員。梁立群時年68歲,退休前是北京一家國企的工會主席。他與老伴賀翠蘭育有一男二女,大女兒和兒子在外地工作,小女兒梁薈定居北京。這些年,老兩口輪流在三個兒女家養老。

拿到診斷結果,梁薈打電話將父親的病情告知哥哥姐姐。第二天,哥哥姐姐從外地趕到醫院,一人交給梁薈2萬元錢給父親治病。他們都是普通工薪族,孩子正在上大學,家里經濟不寬裕,梁薈推辭道:“我現在還沒孩子,負擔比你們輕,爸爸的醫藥費我來承擔。”梁薈與丈夫秦江手頭也不寬裕,夫妻倆拿出全部積蓄,又低價處理了積攢20年的郵票,湊了8萬元錢。

5月6日,梁立群做了手術,胃部被切除五分之三。當醫務人員將梁立群推出手術室時,梁薈與家人將父親團團圍住。梁立群疲憊地睜開眼睛,說:“我16歲參軍,最不愿看到親人的眼淚。”梁薈拭去母親眼角的淚水說:“媽,其實擔心一個人,并不只有眼淚和悲傷這種方式,爸爸更希望看到咱們開心。”一家人商定,從此不再當著梁立群的面流淚。

術后一周,梁立群因傷口感染被送入ICU病房。梁薈與丈夫無力承擔高額醫療費,就利用業余時間去朋友的花店插花掙外快,每月能有2000元額外收入。5月19日,懷有身孕的梁薈在花店忙完已是深夜兩點。秦江來接她回家,此時小區電梯停開,丈夫攙扶梁薈一級級樓梯往上爬。剛爬到3樓,梁薈小腹一陣劇痛,接著鮮血將牛仔褲染紅了。丈夫慌忙將她送往醫院,可惜孩子沒能保住,梁薈勞累過度,流產了。夫妻倆都萬分心碎。

女兒輸卵管狹窄,懷孕有困難,喝了幾年中藥才懷上這個寶寶。要不是為自己掙醫藥費,何至于流產?病床上的梁立群十分自責。5月23日,梁薈來病房送飯,梁立群傷感地說:“我是罪人,寶寶的生命扼殺在我手里。”梁薈安慰道:“爸,您別自責,父親只有一個,寶寶以后可以再懷。”她將飯菜擺在父親床頭,沖進洗手間咬著嘴唇哭了……

6月9日,梁立群的病情得到控制,梁薈為父親辦理了出院手續。第二天,她將哥哥姐姐召集到北京,開了個家庭會議:“爸爸剛做完手術,經不起坐車的顛簸,我想讓爸媽長期在我身邊生活。”哥哥不忍心妹妹獨自受累,說:“我是兒子,理應多承擔贍養義務。”姐姐則發表意見:“北京醫療條件好,爸爸在這里養老比較適合。既然妹妹替我們盡孝,我們在經濟上都給她一些補助。”梁薈卻拒絕了:“我有能力贍養父母,你們的心意我領了,費用就免了。”

至此,梁立群和老伴長期在北京生活。愉悅心境有助于患者康復,梁薈送給父親一根釣竿,隔三岔五就帶梁立群去溫榆河垂釣。梁薈還買回20多盆綠植,交給父親打理。梁立群每天忙得不亦樂乎。2010年12月,梁立群的身體基本康復,生活與正常人無異。這本是家中大快人心的喜事,可梁薈卻發現父親心事重重。

2011年元旦,梁薈問父親:“爸,你有心事?”梁立群實話實說:“我和你媽很滿足現在的生活,但你沒有孩子,始終是我們的心病。夫妻之間有孩子,婚姻才能穩定持久。”梁薈與父親約定:“兩年內我一定滿足你和媽媽的心愿。”

這年夏天,梁薈再次懷孕,一家人都非常高興。梁立群和老伴歡天喜地給未來的外孫添置童裝、童帽、虎頭鞋。然而誰也沒料到,父女倆的約定又因一場災難被粉碎……

送給父親特殊的生日禮物

2011年7月,梁薈覺察出父親有些異常:他蹲廁所的時間越來越長。她問父親是不是身體不舒服,梁立群矢口否認。一次,梁薈發現馬桶邊殘留一片紅棗般大的血跡。在她再三追問下,父親吞吞吐吐地說出了實情:“最近半個月腸胃不舒服,經常便血。”梁薈立即帶父親去醫院檢查,結果竟是結腸癌。

院方組織專家為梁立群會診后,將手術定在8月10日。梁立群以為屬于自己的時光不會太多,做好了最壞打算。8月6日,梁立群交給梁薈一封遺書:“我最愛的女兒,爸三年前就被判了死刑,并不恐懼死亡。只是我不能親眼看到你做媽媽,走得不甘心。寶寶出生后,請告訴孩子,他(她)有個堅強的姥爺……”

此時再動情的安慰也無法緩解父親的悲觀與焦慮,梁薈陪伴父親來到主刀醫生辦公室詢問病情。對方告訴他們:“結腸癌在諸多癌癥中兇險程度比較低,術后70%患者都能長期存活。”梁立群緊蹙的眉頭頓時舒展了。梁薈鼓勵父親:“爸,堅強活下去,我們還盼著你給寶寶取名呢!”

8月9日上午10時,梁立群接受了結腸切除手術。梁母賀翠蘭退休前是中學教師,眼睛高度近視,且患有高血壓;秦江經常出差,也無法在醫院照顧岳父,所有重擔都壓在梁薈肩上。

雙癌父親躺在醫院,梁薈還要忙工作、照顧媽媽,恨不得會分身術。每天下班無論忙到多晚,她都要趕到醫院看父親一眼,陪老人說說話。8月20日,體力透支的梁薈離開醫院時摔了一跤,再次流產。當時情況相當危急,丈夫將她送往北京婦產醫院急救。梁薈雖保住了性命,但做媽媽的愿望再次落空。

梁薈含淚向丈夫道歉:“對不起!我讓你做爸爸的夢想又破滅了。”秦江知道,妻子心中的痛與遺憾比自己更深重,便安慰道:“只要你好好的,咱這個家就是完整幸福的。”

而梁立群的心卻被撕裂了,覺得自己打碎了女兒女婿的幸福。半個月后,梁薈接父親回家休養。梁立群腸道變短,消化快,梁薈每天給父親做5頓飯。這年10月,梁立群得知比自己年齡小的4位病友先后離世,內心涌起無可名狀的悲觀,在負面情緒籠罩下,他變得消極頹廢,對什么都提不起興趣。

此后,梁立群越來越脆弱:鄰居的一個眼神、一句話,電視里的一則癌癥報道,都讓他產生最壞的聯想。梁薈決定帶父親走出家門,讓活色生香的生活驅散他心中的陰霾。11月上旬,她陪父親趕赴北京西郊,與上百名癌友共同攀登香山。一位69歲的老大爺8年前患胃癌,手術后又患上了鼻咽癌、肝癌,是三癌患者。現在每天服5種藥,每兩個月接受一次化療。雖然他頭發、眉毛掉光了,但精神矍鑠,臉上整天掛著笑容。

爬上主峰鬼見愁后,梁立群問對方:“身患三癌,你怎么還活得這么樂觀?”對方笑著回答:“癌魔就像彈簧,你弱它就強。再說我有老伴,有兒女,必須好好活著,不能給他們留下悲痛。”梁薈趁機開導父親:“爸,你也要像這位大爺一樣樂觀,別讓我們的心整天揪著好嗎?”梁立群答應了。

為了讓父親盡早康復,梁薈咨詢了十多位專家和癌友后,結合父親的身體狀況,自創了“自然療法”,幫助父親與癌癥搏殺。她所謂的自然療法,就是在正常服藥的情況下,讓父親每天做長距離騎行。梁薈詳細向父親講述了自然療法的優勢:沒有化療的痛苦及副作用,每天擁抱自然……梁立群同意嘗試。

2012年1月,梁薈買了一輛三輪車,讓丈夫改裝成“小房車”,作為生日禮物送給父親,說:“爸,您有了這輛車,加上您兩條健康的腿,就能騎行出很多快樂,徹底與癌癥告別。”梁立群高興地接受了……

梁薈的家位于昌平區西三旗,父母在西城區的西單有一套兩居室。梁薈與秦江商量:“為方便爸爸騎行,咱們可能得分居。我住家里,你住爸媽的房子,雙休日你再回家團聚好嗎?”秦江也是孝子,答應了。

陪父親騎行戰勝癌魔

從2012年1月25日起,梁薈每天照顧父親吃過早飯,就將他的保溫杯、零食放到三輪車后,然后讓父親騎車載著媽媽往西單趕。父親上路后,梁薈再趕往單位上班。從西三旗到西單,全程22公里。梁立群和老伴到達那邊正好是中午。吃完姑爺做的午飯,梁立群再騎車載老伴往西三旗趕。

北京市的大街上車水馬龍,父親畢竟70多歲了,又動過兩次手術,梁薈特意給父親設計騎行線路,讓他走人少車少、沿途風景優美的林萃路。即便如此,梁薈依然不放心。梁立群騎行第一周,梁薈每天悄悄騎自行車跟在后面。為了不讓父親發現,她始終與三輪車保持100米的距離。直到父親到達西單的家,她才返回單位。一天騎行下來,梁立群雙腿酸脹,梁薈就用熱水給父親泡腳,然后擦紅花油為他按摩。

剛開始,梁立群感覺騎行生活很新鮮。可漸漸地,他厭倦了這種枯燥的運動,經常在大女兒、兒子及鄰居面前嘮叨:“天天讓我騎車,累得腰酸腿疼。”“我想歇兩天,她硬把我往外攆。”哥哥姐姐趕到北京,向梁薈施壓:“沒聽說誰騎車騎好了癌癥,你擔心爸爸花錢多,我們愿意補貼。”梁薈耐心解釋:“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爸爸好。他如果整天悶在家里,或許過不了半年就會離開我們。”

哥哥姐姐被說服了,梁薈又哄騙父親繼續騎行。這年4月,她煞有介事地告訴父親:“爸,你不是喜歡攝影嗎?北京老年協會舉行老年攝影大賽,林萃路風景優美,你要是將沿途一年四季的景色拍下來,保證能捧回一本獲獎證書。”梁立群的情緒被調動起來了。梁薈立即送給父親一部嶄新的數碼相機。此后梁立群不用女兒催促,每天把相機往身上一挎,騎車就往西單趕。

雖然沒跟在父親身邊,但梁薈的心一直隨著父親的車輪轉動。2013年4月,梁薈從收音機交通臺了解到:半小時前,一對老年夫婦騎著三輪車,在林萃路與一輛摩托車相撞,老兩口身受重傷,肇事司機逃逸。梁薈的心懸了起來,緊張地趕往事發現場,傷者已被送往醫院。梁薈又往醫院跑,得知受傷老人是一對收廢品的外地夫妻,她懸著的一顆心才放下。

而受到女兒鼓舞,梁立群一心要捧回一本獲獎證書。騎行路上,看到優美的景色,他就停下來找角度、調焦距,咔嚓咔嚓將美麗定格。春天,他拍鵝黃的柳芽、枝頭啁啾的小鳥、迎風搖擺的迎春花;夏天,他用鏡頭記錄睡蓮上小憩的蜻蜓、青河畔垂釣的老人;秋天,他拍馬路兩邊金燦燦的銀杏樹、壓彎枝頭的磨盤柿和拿著掃把清掃落葉的環衛工人;冬天,他拍雪地里打雪仗的孩子們……

每隔幾天,梁立群就將一張張照片交給女兒,梁薈毫不吝惜溢美之詞:“爸,你太偉大了,不知底細的人還以為這是專業攝影師的作品呢!再努力,爭取拿個一等獎。”在女兒的鼓勵下,梁立群迷上了騎行和攝影。他一天不出門,就渾身不自在。遇到刮風下雨,他等雨停風歇了也要上路。兩年間,他拍攝了上千張照片。

2015年2月,梁薈帶回一本鮮紅的榮譽證書。梁立群打開一看,自己竟然榮獲攝影大賽一等獎,他像孩子一樣開心極了。只是梁立群不知道,自始至終他被女兒溫暖的謊言蒙騙了:北京老年協會根本沒有舉辦老年攝影大賽,證書是梁薈自己買的,然后請老年協會蓋的公章。

三年騎行,給梁立群帶來了可喜變化:他飯量大了,一頓能吃兩個饅頭;他胳膊、腿有力氣了,爬5層樓不吃力;他臉色紅潤了,掉光的頭發、眉毛重新生長……梁立群開始在癌友中倡導騎行:“我能有今天要感謝女兒,騎行的好處說不完,建議你們也嘗試。”

從西三旗到西單,往返40多公里,梁立群風雨無阻。梁薈只要有空,就騎自行車跟在父親身邊。一輛小房車,一輛自行車,一前一后,吱吱呀呀行駛在路上,車轍里記錄著梁薈的別樣孝心,和兩代人的火熱親情,也延伸著梁立群的生命軌跡……

2016年,梁薈已43歲,因工作生活壓力大,加上年齡偏高,她永遠失去了做母親的機會。秦江一直渴望做爸爸,向妻子提出離婚,梁薈十分痛苦。梁立群得知后異常糾結,含淚與姑爺溝通:“是我拖累了你們,要怪就怪我這不爭氣的身體。如果不是我兩次患癌,你們的孩子都該上小學了。”

岳父一直將自己當親生兒子,秦江不忍傷老人的心。將心比心,如果自己的父親兩次患癌,自己也會不惜代價拯救。走過心靈掙扎,秦江接受了這個殘酷事實,決定與梁薈做丁克夫妻。梁立群覺得,女兒女婿為自己付出這么大的犧牲,自己只有徹底康復,才是對他們最好的補償和回饋。

2017年8月,梁薈陪父親去醫院復查,梁立群體內的癌細胞徹底消失,身體與正常人無異。這時,秦江才搬回家住,與梁薈團聚。5年時光,梁立群的騎行里程累積達8萬公里,相當于繞地球2圈。

9年來,梁薈兩次陪父親抗癌,拯救了父親寶貴的生命。而在這一艱難過程中,她則兩度流產,最終失去了做母親的機會,雖內心有痛,但她對父親沒一句怨言,而是將火熱孝心獻給他。鑒于梁薈陪父親與癌魔搏殺的傳奇經歷,北京移動公司及梁薈所在社區,將她評選為“最美孝女”。

〔編輯:馮士軍〕

1.精品生活網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精品生活網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來源:精品生活網"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精品生活網或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精品生活網編輯修改或補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