丈夫耍賴拒付治療費,妻子依法討回專屬

婦女生活 / 2018年10月10日 07:27

格調

侗芷

5年前,她因車禍致殘,得到了一筆不菲的賠償款。為改善家里的經濟狀況,丈夫拿她的那筆賠償款去辦廠,生意越做越紅火。當她向丈夫要錢去做康復治療時,丈夫卻一再推諉、耍賴,拒絕出錢。無助的她只好向法院提起訴訟,欲討回法律賦予她的那筆專屬“私房錢”……

支持丈夫辦廠拿出“救命錢”

今年28歲的李云麗是北京通州人。6年前,經人介紹,李云麗和唐軍相識相戀。唐軍在一家工廠上班,也是通州人,比李云麗大3歲,雖然文化不高,但頭腦靈活,很會哄人。唐軍看到李云麗外形靚麗,溫柔可人,對她很是滿意。兩人情投意合,一年后結了婚。婚后,小兩口日子雖不富裕,但夫妻感情融洽。

李云麗是當地一家醫院的護士,每天的工作就是跟隨急救車救死扶傷。雖然工作忙碌,但李云麗對這份工作很是熱愛。由于她業務精湛,責任心強,領導很器重她。然而,天有不測風云。正當李云麗滿懷信心往前奔時,一場意外事故改變了她的人生。

2012年3月的一天,李云麗和同事接到指令,前往一個居民小區搶救突發心臟病的老人。時間就是生命,路上司機車開得飛快。當急救車鳴著長笛通過一個十字路口時,和一輛轉彎的大貨車側面相撞,巨大的慣性使得急救車翻倒在路邊。

車禍發生后,路人撥打了急救電話。隨后,李云麗和幾名同事被送回醫院搶救。司機和幾名救護人員同時受了傷,其中李云麗傷勢最重,左腿脛骨下三分之一處粉碎性骨折、腓骨骨折。治療結束后,李云麗無法正常行走,落下終生殘疾。

出院后,由于李云麗無法正常工作,醫院給她申請了工傷認定,按照她的傷殘等級鑒定結果,為她發放了包含醫療費、停工留薪期間工資、一次性傷殘補助金等,共計32萬余元,并與她終止了勞動合同。醫院在處理這件事情上做得很到位,李云麗無話可說,她拿著那筆賠償金回到家中休養。

一場飛來橫禍讓李云麗成了殘疾人,也改變了她的人生走向。剛出院那段時間,李云麗一度自卑到閉門不出的地步,有時她俯在窗口,看著那些匆匆去上班的人們,難過得淚流不止。好在丈夫唐軍沒有嫌棄她,勸她面對現實,努力往好的方面想。

李云麗致殘后,家庭重擔落到了丈夫身上。唐軍所在的工廠不景氣,每月2000多元的工資還不能及時發放,弄得他很是焦慮。雖然李云麗成了殘疾人,但不影響生育,考慮到將來有了孩子后花費更高,李云麗以后康復治療也少不了要花錢,因此那筆賠償款夫妻倆都不敢亂動。唐軍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得想辦法多掙些錢才是。于是,他向妻子提出動用她的賠償款做啟動資金,開辦一家防水涂料廠。

對于唐軍的要求,李云麗有些猶豫。當初領取工傷賠償時,醫院負責人善意地提醒過她:“這筆錢是你拿命換來的,按國家有關法律規定,夫妻一方因身體受到傷害獲得的醫療費、殘疾人生活補助等費用,為其專屬財產。也就是說,這筆工傷賠償金是法律賦予你的‘私房錢,也是你將來的‘救命錢,如果有外人想動用這筆錢,你可得三思而后行!”

醫院負責人的話言猶在耳,現在丈夫想拿這筆錢去辦廠,到底讓不讓他用呢?李云麗心里很矛盾,一方面她覺得丈夫不是外人,辦廠做生意賺來的錢也是用于改善家庭生活。如果不讓丈夫用,不但會讓丈夫傷心,還會引發夫妻矛盾,情理上也說不過去。另一方面她又怕讓丈夫把錢拿走,如果將來廠子辦不成功,這筆錢打了水漂,自己后期治療還需要費用,到那時想治病也沒錢了。

李云麗向丈夫說出了自己的顧慮,唐軍拍著胸脯保證:“沒那金剛鉆不攬瓷器活兒,我對防水涂料這一行有經驗,也懂市場,你就放心吧!如果膽小怕事,啥都不敢干,咱們一樣是受窮,還不如放手一搏呢!”丈夫的話說得入情入理,李云麗決定拿出那筆賠償款支持丈夫辦廠,但她也沒忘了提醒丈夫:“這筆錢可是我拿命換來的,我需要時你可得讓我用啊!”唐軍拍著胸脯說:“咱倆是夫妻,我掙了錢不讓你用讓誰用?”有了丈夫的保證,李云麗放心地把那筆賠償款取出來交給了丈夫。

欲做康復治療重啟人生

有了妻子的支持,唐軍果斷辭了職,每天到處奔波找廠房、辦執照、聘技術員,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了建廠的事務中。不到三個月,唐軍的防水涂料廠就正式運營了。

萬事開頭難。投產初期,事務繁雜,唐軍幾乎每天24小時泡在廠里,回到家累得倒頭就睡。看到丈夫如此疲憊,李云麗很心疼,拖著兩條不靈便的腿買來雞鴨魚肉,給丈夫做好吃的。

沒想到,因為經驗不足,唐軍廠里生產的第一批產品全是次品,只得忍痛扔掉。唐軍很是心疼。廠子運營兩個多月,花錢如流水,卻見不到一點效益,他不由得心急如焚。然而,開弓沒有回頭箭,困難再大,他也得咬牙堅持下去。唐軍心理壓力大,李云麗的心比丈夫揪得更緊,她覺得像他們這樣的家庭,做生意只能賺不能賠,賠了再想翻身就難了。然而,李云麗這些話不敢明說,她能做的只有多給丈夫鼓勁兒。

很快,唐軍不惜重金挖來一名技術員,改進了制作工藝,生產出來的產品順利過關。產品合格,想賣出去還得靠推銷。防水涂料行業競爭激烈,唐軍跑遍市內建材市場,讓那些建材商戶代銷。但因為是新品牌,產品一時難以得到客戶的認可。

看到丈夫臉上愁云密布,李云麗給丈夫出主意,說建材行業潛規則多,產品質量過硬,還得有專門搞推銷的人才,不如聘請公關能力強的人到各建筑工地推銷。唐軍采納了妻子的建議。很快,朋友給唐軍介紹了一個叫馮萍的女人。馮萍常年混跡于建材銷售領域,離異后一直單身,不但人有幾分姿色,而且能說會道,喝起酒來也不輸給男人。

為了測試馮萍的能力,唐軍專門請她和朋友喝了場酒。酒桌上,馮萍不但對建材行業銷售潛規則說得頭頭是道,還列舉出一些她自己頗為得意的經典銷售案例。唐軍對馮萍的話雖然不敢全信,但對這個女人的酒量卻刮目相看。那天,唐軍和朋友,加上馮萍,3人喝了3瓶白酒。唐軍喝得酩酊大醉,話都說不利索,馮萍卻若無其事,照樣談笑風生。就沖這一點,唐軍就認定她是個公關奇才,決定高薪聘請她為自己搞銷售。

此后,唐軍帶著馮萍奔走于市內各個建筑工地。靠著馮萍的出色公關能力,產品的銷路漸漸打開了。一年后,唐軍收回了投資成本。第三年,他便有了數十萬元的贏利。有了錢,唐軍更換了轎車,擴大了投資,準備大干一場。

在業務上唐軍越來越離不開馮萍的輔佐,他把馮萍提拔為業務副廠長,整天和她出雙入對,周旋于客戶之間。唐軍年輕帥氣,又出手大方,經常給馮萍買這買那。馮萍對唐軍也是傾力相助,兩人關系十分親密。圈里人說他們比夫妻還像夫妻,唐軍和馮萍也不反駁。

丈夫生意做得風生水起,作為妻子,李云麗當然很開心。但是她發現,丈夫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,有時不回家甚至連個電話也不打。她給丈夫打電話,丈夫總以太忙為由敷衍。對此,李云麗毫無辦法,她對唐軍和馮萍的關系雖然不甚清楚,但憑女人的直覺,她能感覺出丈夫和馮萍的關系不一般。

有一次,唐軍深夜兩點才滿身酒氣地回到家。李云麗從他身上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兒。第二天,等丈夫醒來,李云麗旁敲側擊地提醒他,別背地里做對不起她的事。孰料,唐軍不耐煩地說:“我看你是在家待傻了,整天胡思亂想的!”

此后,唐軍與李云麗交流越來越少。李云麗日子越過越苦悶,于是,她有了進行康復治療的打算。她想,如果治療效果好,能扔掉拐杖,她也可以重新走出去接觸社會。平時,李云麗經常和一些肢體殘疾的網友交流,大家互相分享一些肢體康復方面的信息。一天,一位網友給李云麗提供了一個信息:河北石家莊有家醫院在肢體傷殘康復治療方面很有經驗,她認識的一位朋友在那里接受治療后,竟然扔掉了拐杖。李云麗聽后很心動,便給那家醫院打去電話,就自己的身體情況進行咨詢。對方的回答和建議很中肯,李云麗動心了。不過李云麗也了解到,進行肢體傷殘康復治療費用不菲,整個過程下來,至少需要近十萬元。

向耍賴丈夫討回“私房錢”

盡管做康復治療要花不少錢,但李云麗仍想試一試。何況丈夫生意紅火,完全有能力讓自己到石家莊治療。

2016年9月初的一天,趁丈夫回家拿換洗衣服,李云麗向丈夫提出了想到石家莊進行康復治療的想法。沒想到唐軍眉頭一皺,說:“別聽人家瞎說,現在很多醫院都打著肢體康復治療的幌子騙錢,再說廠里現在流動資金不多,哪有多余的錢供你治病!”丈夫的態度讓李云麗很意外,她生氣地說:“那筆錢是我的救命錢,當初你是怎么答應我的?現在你廠子掙錢了,卻不肯拿錢給我治病,你有沒有良心?”聽著妻子的控訴,也許是內心有愧,唐軍緩和了語氣說:“好了,好了,我也沒說不拿錢給你治病,等下一批貨的資金回籠后再說!”說完,他拎著包出門了。

此后幾個月,李云麗多次提出想到石家莊進行康復治療,都被唐軍以廠里流動資金不足為由拒絕了。丈夫的態度讓李云麗很傷心,更讓她氣憤的是,唐軍除每個月給她2000元生活費外,不但很少回家,而且對她漠不關心。

2017年元旦后,李云麗再次向丈夫提出到石家莊做康復治療的想法,唐軍同樣以廠里流動資金不足為由拒絕。丈夫的做法讓李云麗再也無法控制內心的憤怒了。想到丈夫辦廠幾年來她對廠里的運營情況一無所知,她決定去廠里查一查賬目。李云麗找了一個懂會計業務的朋友陪同,一起來到唐軍的涂料廠,到財務室直接亮明身份,說想查一下賬目。唐軍廠里的財務經理一聽老板娘要查賬,說他得請示一下老板。他讓李云麗二人在門外等候,然后打電話向唐軍匯報情況。不知唐軍向財務經理說了些什么,只見財務經理打完電話,把門反鎖后迅速離去。李云麗打電話給唐軍,唐軍就是不接她的電話,還發短信威脅她:“你這樣鬧騰下去,想過后果沒有?”

丈夫的冷淡和蠻橫,讓李云麗感到了徹骨的寒意,她決定要回那筆賠償款。她找律師咨詢,律師告訴她,按照《婚姻法》第十八條第二款規定:一方因身體受到傷害獲得的醫療費、殘疾人生活補助費等費用,為夫妻一方財產。因此,丈夫動用她的工傷賠償款做生意,賴著不還,她可以通過法院追索。

念及夫妻情分,李云麗不愿跟丈夫鬧上法庭。2017年春節后,李云麗再次向丈夫提出去石家莊治療的要求,唐軍仍是那個態度:“現在廠里資金緊張,抽不出來錢!”丈夫的態度讓李云麗徹底失望,她哭著喊道:“你拿我的錢做生意,還昧著良心不給我治病,我要去法院告你!”面對妻子的哭訴,唐軍冷冷地說:“什么你的我的,只要沒離婚,就是咱倆的!就算我做生意用的是你的錢,你能拿出證據嗎?”唐軍的話讓李云麗徹底看清了他的無賴嘴臉。

隨后,李云麗找到曾為她提供咨詢服務的黃律師,說出了想向丈夫討回治療費的想法和拿不出證據的擔憂。黃律師給她出了個主意:“當初你們沒有立下字據,如果他耍賴,不承認做生意那筆錢是你出的,我們很可能敗訴。不過,你可以在他沒戒心的情況下,引導他承認借用你工傷賠償款的事實,然后悄悄錄音。法庭對音頻等證據是予以采信的。”

聽從律師的建議,李云麗趁唐軍回家時,心平氣和地對他說:“你生意需要資金我理解,我可以不向你要錢去看病,但你總得承認你做生意用的那32萬元錢是我的工傷賠償款吧?夫妻一場,你不能讓我太寒心!”面對妻子平靜的神情里透出的不滿,唐軍仍是那個態度:“我當然承認做生意用的是你的工傷賠償款,可我也一直認為,你受傷致殘的腿再治也沒用了,花那冤枉錢干啥?”李云麗悄悄把與丈夫的對話錄了音,而唐軍的態度讓她失去了對他的最后幻想。

2017年2月10日,李云麗向北京市通州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,請求法院判令唐軍償還她的工傷賠償款。3月8日,法院開庭審理此案。法庭上,李云麗提供的錄音證據得到法院采信。由于事由簡單,證據確鑿,法院當庭裁決:被告唐軍須在一年內,分三次償還原告李云麗的工傷賠償款32萬元。

在法律的威懾下,唐軍只得向妻子低頭,并拿出錢來為妻子治病。李云麗清楚,唐軍背著她做了不少違反婚姻道德的事情,他們的夫妻關系再也不會回到從前,甚至可能面臨分手的結局。但她對這樁婚姻已不抱希望,并做好了從頭再來的準備。

〔編輯:劉波〕

1.精品生活網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精品生活網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來源:精品生活網"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精品生活網或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精品生活網編輯修改或補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