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的前半生》中女性人物造型分析

聲屏世界 / 2018年09月27日 03:05

格調

曹冉

摘要:一部好的影視劇,不僅僅是劇情吸引人,演員演技到位,人物造型細節上的設計更能體現出電視劇的精良水準。電視劇《我的前半生》中女性人物造型隨著劇情的發展而變化,人物發型、穿衣風格、服裝色彩變化多樣,且合情合理,對人物的形象的塑造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,讓每一個人物展現出鮮明的個性,讓觀眾對人物產生心理認同感。

關鍵詞:《我的前半生》 人物形象 人物造型 變化

2017年暑期播出的現實題材電視劇《我的前半生》引起了觀眾的廣泛關注和討論,無論是劇情的發展還是人物造型的變化,都成為觀眾熱議的話題。劇中女性人物造型的設計為塑造人物形象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。本文將對劇中羅子君、唐晶、洛洛等女性的人物造型進行分析,從人物的發型、穿衣風格、服裝色彩等方面的變化,探究人物造型設計對人物不同性格的塑造、劇情的渲染和文化內涵的表達等作用。

蛻變與成長的羅子君

羅子君作為劇中的女一號,其人物設定開始是養尊處優的全職太太,一出現便是頂著一頭紫紅色的花卷短發,看上去慵懶而不失精致卻透露出她不僅愛張揚、性格跋扈,而且全然沒有優雅和品位。正是這樣的人物發型設計,為之后劇情的發展、人物性格的變化埋下伏筆。當她與老公離婚后,經歷了人生重創再次出現在觀眾視野中,如涅槃重生以一頭利落的短發出場,整個人看上去精神煥發。發型的變化標志著羅子君與過去的貴婦生活說再見了,全新的生活和未知的困難正在等著她。羅子君為了生活、為了自己的兒子,十年沒工作的她經歷了面試、試用、被解雇又面試等一系列的過程,最終適應了快節奏的工作環境,并取得了出色的業績。她不再是驕橫跋扈的陳太太,搖身一變成為職場新手,凡事必須親力親為,曾經高枕無憂的生活已是過去式,迎接她的只有為了柴米油鹽而拼命努力工作。

在穿衣風格上,前幾集中羅子君以多種風格和元素的疊加混搭,服裝看起來繁瑣、層次不鮮明,這樣的穿衣風格與其張揚的貴婦太太的身份相呼應。服裝的顏色也多為鮮艷亮麗的色系,撞色的搭配夸張且突顯了人物招搖的個性,女主光環的效果增強。當羅子君離婚后,在便利店、化妝品店、高級時裝店先后當店員,后又進入數據調查公司當信息收集員,隨著劇情的變化,人物身份的轉變,其穿衣風格和服裝的色彩搭配也發生了變化。穿衣風格上變得低調,以柔和的駝色、粉色、白色等大衣為主,搭配飽和度較低顏色的毛衣和牛仔褲。清爽的裝扮與短發相搭配,儼然一副上班族的樣子。羅子君在離婚后的人物造型設計貼合了人物形象和角色塑造,一些服飾單品的重復出現符合人物的設定。告別了全職太太生活的她需要打工上班、賺錢養家,沒有多余的錢像原來一樣肆意地買衣服,從細節之處加深觀眾對人物角色造型的認同。將人物性格、心理狀態、審美的變化,通過造型這種直觀的“意向符號”傳遞給觀眾。一方面推動劇情的發展,滿足和引領觀眾的審美期待;另一方面構建具有感染力的畫面,讓觀眾具象的感受到人物的成長與蛻變。正如這部電視劇的宣傳語:“不念過去,不畏將來。”羅子君的成長大家有目共睹,在這條成長的路上,雖然充滿荊棘與坎坷,但最終收獲了前半生沒有體驗過的人生。

始終獨立自強的唐晶

在劇中,唐晶是羅子君的閨蜜好友。其人物設定是一名職場女強人,十年來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工作上,沒有結婚生子。一出場就透露著精英女性的干練,一頭棕色的齊劉海短發,柔和而有質感,齊整的發型有些循規蹈矩,符合劇中人物形象的設定。閨蜜有困難時鼎力相助,在工作中兢兢業業,做事有原則。其穿衣風格幾乎是清一色的黑白灰大衣,搭配不同的套裝,典型的職業女性應有的裝扮。人物造型設計作為一種視覺藝術表現形式,給予觀眾最直接的視覺享受,讓觀眾感受到角色的性格和心理。

在塑造唐晶公司高管身份時,從視覺上用人物的穿衣風格直接展現,讓觀眾一目了然地對人物身份有直觀的認識,并且對這種得體的裝扮產生認同感。在服裝的色彩上,黑白灰三色是職場女性使用頻率最高的顏色,素凈淡雅的色彩體現出唐晶低調、穩重的個性,做事黑白分明有原則。但當她發現她最好的閨蜜和她最愛的男人之間產生感情后,對友情、愛情的信念一夜崩塌。她決定更敬業地工作,堅信唯有工作不會背叛她。她第二天早晨出現在辦公室時,齊劉海變成了“二八式”的斜分,用發膠固定了形狀,緊緊地貼在了額頭。這樣更加精致的發型,表現出人物此時要一絲不茍地投入到工作中的決心,也喻示著她心情的轉變。她不允許一根碎發的飄動,不允許自己在工作中有一絲的松懈。人物的思想情感和內心的變化通過發型的變化展現出來,人物的造型想觀眾傳遞著豐富的信息。唐晶精心打扮的劉海和短發使她看上去更加干練,也更有野心,為劇情的進一步發展埋下了伏筆。唐晶為了在工作中取得更好的業績出差去天津談生意,她在受到閨蜜和愛人的背叛后選擇用工作來慰藉受傷的心。整部劇中,人物形象在造型改變前后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唐晶與羅子君從無話不談的閨蜜決裂為“陌生人”,但她始終保持獨立自強的個性,保持對工作的認真態度。造型巧妙的變化讓觀眾了解到劇情的變化,讓人物的喜怒哀樂得到深層次的傳遞,從外形的變化讓觀眾體會到人物內心世界的改變。

走向成熟穩重的的洛洛

洛洛在劇中的人物設定是來投奔醬子店老板老羅的女孩,在醬子店打工的過程中逐漸喜歡上了老羅。當洛洛第一次出現在醬子店時,扎著半丸子頭的短發,穿著休閑的衛衣,其年輕、活潑的個性讓觀眾一目了然。當洛洛向老羅表白失敗后,她選擇不辭而別離開了醬子店。等她再回來時,成熟的短發加上一身精致的打扮,儼然像換了一個人。她不再是愛八卦的少女洛洛,變得寡言少語,與之前的性格截然相反。當她再一次跨進醬子店時,精致的妝容、別致的耳釘和一身輕熟的服裝搭配,向老羅也向觀眾展示出她成長的一面。人物造型的成功,不但使演員與所飾角色相互融合,更激發了演員的表演欲望,突顯了演員的表現力,展現給觀眾更完美的影視作品。

劇中其他女性人物

劇中除了上述三位比較典型的造型變化之外,還有羅子君的媽媽薛甄珠和凌玲,這兩位女性人物的造型也跟隨著劇情的推進發生變化。薛甄珠的人物設定是“嫌貧愛富”的女性形象,作為女一號羅子君的媽媽,她是個見錢眼開的貪婪形象。一頭精致的小卷發、涂著濃艷的口紅,將女兒的名牌圍巾、包、高跟鞋集于一身。將名牌飾品掛在身上招搖過市地走在弄堂里,向她周圍的鄰居炫耀她一身的“閃閃金光”。就是這樣一個性格外向、愛顯擺的人物,當她遇到自己的愛人后,放棄了對錢財的貪圖,對愛人付出真心,甘愿頂著凌亂的頭發,不施粉黛,穿著粗線毛衣,戴著老花鏡為心愛的人讀書讀報,精心照顧愛人的生活起居。她變成了生活中普通的老太太,不再打扮得花枝招展,不炫耀財富的多少,踏踏實實地為愛付出。劇情的轉變使人物的形象、性格產生變化,人物的造型裝扮又為人物形象的轉變服務,將人物形象的變化直觀演繹出來。薛甄珠的人物塑造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是有血有肉、形象飽滿的角色。

凌玲是羅子君前夫陳俊生的現任妻子,正是由于她的介入,導致羅子君和陳俊生離婚。她出場時給觀眾的感覺是善解人意,沒有破壞力的形象。略微卷翹的中長發,搭配藕粉色西裝和黑色褲子,不施粉黛。這樣一個看起來無益無害的人,破壞了本屬于羅子君的幸福生活和家庭。當凌玲準備與陳俊生結婚時,她的裝扮開始有所變化。在辦公室襯衣配過膝荷葉裙,顯露出公司白領應有的模樣。當她與陳俊生結婚后,生活質量提高,她也越注重自身的穿衣打扮。人物造型變得豐富起來,大衣、套裝、連衣裙等搭配,無不體現著她有家庭后的幸福和美滿。她搖身一變成了有人疼愛的女人,不用擔心沒錢交房租,也不用擔心沒錢給自己兒子報國外的冬令營。她的變化主要體現在穿衣搭配和妝容上,她更加注重自己的外表,而發型上沒有改變,始終保持著看起來并不時尚的發型。這也進一步說明雖然她現在的生活比原來幸福和富裕,但她的審美并沒有因為優質的生活而改變,還停留在原地。

結語

通過對上述女性人物造型的分析,可以看出影視劇中人物形象的塑造離不開人物造型的設計。一部好的影視劇,不僅劇情吸引人,演員演技到位,人物造型細節上的設計更能體現出電視劇的精良水準。人物造型設計作為影視劇中的一種表達手段,輔助劇中的角色變得更加有生命力,讓每一個人物展現其鮮明的個性,讓觀眾對人物產生心理認同感。在大眾審美趣味流行的當下,由電視鏡像引領生活妝扮。劇中的人物造型符合觀眾審美,觀眾可以模仿人物的穿搭、發型、妝容,這不僅是大眾對人物造型的認同,更體現了電視劇作為媒介傳達精神文化的作用。藝術作品不僅是用來觀賞的,還能推動時尚潮流,引導消費,是兼具文化與經濟功能的。人物造型設計為觀眾傳遞著影視藝術的內涵,展現著影視藝術獨有的魅力,為人們的日常生活提供了美學參考,具有實用價值。

(作者單位:山西傳媒學院)

注釋:畢 虹:《談影視劇中人物造型的營銷效應》,《電影評介》,2012(1)。

魯 立:《服飾在影視作品中的審美價值》,四川師范大學碩士學位論文,2013年。endprint

1.精品生活網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精品生活網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來源:精品生活網"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精品生活網或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精品生活網編輯修改或補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