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獄的媽媽,和天堂的兒子一起還愛

莫愁·智慧女性 / 2018年10月01日 06:44

游玩

咕咚

十四年前,陳麗瑩因不堪家暴,失手殺死了丈夫。十多年來,是兒子和他的畫給了身陷囹圄的她活下去的勇氣。然而,兒子卻在母子即將團圓之際,離開了人世。陳麗瑩帶著兒子的畫冊踏上了還愛之路……

最深的痛:愛子去了天堂

2012年10月9日深夜,重慶女子監獄的監舍里,34歲的陳麗瑩大叫著從夢中驚醒:“燦燦,不要丟下媽媽。”夢里,11歲的兒子鄧凌燦臉色蒼白,稱要去很遠的地方。看著窗外漆黑的夜,陳麗瑩輕輕舒了一口氣:幸好,只是一個夢。

然而,一早,父親打來了電話,聲音哽咽:“昨夜,燦燦走了……走得很平靜……”陳麗瑩放聲大哭。

1978年出生的陳麗瑩是重慶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縣靛水人。1999年,21歲的她中專畢業后,在重慶做起了水果生意。不久,經人介紹,陳麗瑩認識了來自重慶合川區香龍鎮的鄧成鋼。2000年春,兩人結婚。婚后,陳麗瑩才發現丈夫嗜賭成性,兒子出生后,鄧成鋼不僅沒有收斂,反而常常和女牌友攪和在一起,隔三差五地找茬毆打陳麗瑩。

2002年7月的一天早晨,通宵未歸的鄧成鋼又輸了錢回到家,一邊摔打碗筷,一邊辱罵妻子。陳麗瑩正背著1歲多的兒子做早飯,鄧成鋼竟然將她重重地推倒在地。兒子頭部磕在了廚房的瓷磚上,血流如注。壓抑在陳麗瑩心頭的怨恨“騰”地躥上來,她拿起西瓜刀刺進了丈夫的左胸,鄧成鋼因心臟破裂失血性休克死亡。陳麗瑩因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。當時,兒子燦燦才1歲零三個月,母子分離,只得跟著外公外婆生活。

燦燦喜歡畫畫,每次跟著外公外婆到監獄探視,都給媽媽帶一張自己的畫,溫暖慰藉著陳麗瑩冰冷的心。兒子的愛,給了陳麗瑩希望,她將兒子送給她的畫一張張訂在一起,想念兒子時,就拿出來看看。她積極改造,盼著早日走出高墻,與兒子團聚。

2012年3月,陳父打來電話。燦燦因持續高燒,白細胞高達8.3萬,經彭水縣醫院骨髓穿刺檢查,確診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。兩位老人迅速將外孫轉到重慶市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。女子監獄破例讓陳麗瑩在管教民警的陪同下,到醫院進行骨髓配型。燦燦痛苦地蜷縮在病床上,消瘦的臉龐支撐著大大的腦袋。看到陳麗瑩,他原本黯然的大眼睛一下子放出神采,伸出手來,“媽媽,你終于來了。”

然而,檢測報告顯示,陳麗瑩的骨髓干細胞并不適合燦燦。陳麗瑩很絕望,沒盡到一點母親的責任,連為兒子捐獻骨髓的機會都沒有,甚至不能日夜陪伴在兒子身邊。監獄領導知道后,發動民警和服刑人員為陳麗瑩一家捐款;病人、醫生、陌生人紛紛解囊相助,捐款近20萬元。

然而,燦燦的病情不見好轉,并繼發了多器官功能臟器出血,不幸離世。2012年10月10日,管教民警護送陳麗瑩回家辦喪事。陳麗瑩將兒子安葬在老家屋后的青龍山上。2014年12月,陳麗瑩因積極改造,減刑一年,提前出獄。

最美的路:活在還愛路上

每天,陳麗瑩帶著干糧,一早就去兒子的墓地,整理小小墳塋上的雜草、種上鈴蘭,跟兒子說話,自責當初沖動鑄下大錯、自責陪伴兒子太少,直到夜色深沉,才戀戀不舍地離開。

看著女兒深深的絕望,父母痛苦不堪。父親顫巍巍地拿出一個記賬本和一本存折,老人記下了每一位捐助者的姓名與大致地址:從燦燦住院到病逝,先后收到二百多筆捐款,其中最大的一筆為4萬元,最小的一筆為10元。除去給燦燦治病和辦后事的開銷,還剩下7萬多元。父親又拿出燦燦的一本畫冊。一頁頁翻看著兒子的畫和那些映入眼簾的姓名、數字,陳麗瑩淚流滿面。

陳麗瑩將畫冊和賬本緊緊抱在懷里,那一刻,她知道自己這一生,有一件最重要的事,要和兒子一起去做。“爸、媽,我從沒帶燦燦旅游過,現在我要帶著燦燦一起,把好心人捐的錢都還回去。”隨后,陳麗瑩將判刑前她和丈夫的房產以18萬元的價格賣了。父母堅決反對:“你只剩下這點財產了,你還要生活。”陳麗瑩將記賬本緊緊抱在懷里說:“爸,我這輩子對不起你和媽媽,讓你們擔心受怕、飽受痛苦,一把年紀不得安身,為我撫養燦燦。可是請你們答應我吧,讓我帶著燦燦去還錢,我現在能做的,就只剩下這件事了。”一番話,讓父母和所有的親戚都止不住流淚。

2015年元旦,陳麗瑩懷揣著兒子的畫冊、銀行卡和記賬本,踏上了還愛之路。近一年,陳麗瑩先后在重慶主城區和彭水、合川、永川及四川鄰水等地奔走,一個個尋找當年留下姓名和聯系方式的捐款人,歸還當年的捐款。

最廣的愛:幫助更多的人

“燦燦,媽媽帶你來了武隆,這里下雪了,很美。媽媽找到了好心人王叔叔,還了1000元。”“燦燦,還了彭婆婆的200元,他們家里很窮,但充滿著愛。彭婆婆說,你像個天使。”……

每到一處,每還上一戶人家的錢,陳麗瑩就在紙上為兒子寫下一些文字,然后把它疊成一只千紙鶴,放在她為兒子做的小熊儲蓄罐中。每當這時,她仿佛就看到兒子伸著小手,蹣跚走來,歡喜地叫她“媽媽”。2015年9月26日,記賬本上有聯系方式的好心人,還剩下最后一個:永川區騎龍小區的李彬。

陳麗瑩敲開了李家房門,深深地鞠了一躬,哽咽著說明了來意。開門的女子正是李彬,她趕忙扶起陳麗瑩:“我的孩子當時跟燦燦住在一個病房,我們沒能幫到什么。你娃娃很乖。”

陳麗瑩忍著淚說:“正是因為他,我才做了這一切,才找到了活下去的支撐。”原來,李彬的兒子也患有白血病,年長幾歲的燦燦常帶他玩,教他畫畫。幸運的是,他骨髓配型成功,現在已經慢慢康復。

看到那個8歲的小男孩安靜地站在母親身后,陳麗瑩不由自主地蹲下去,握著他的小手,溫柔地問:“還記得燦燦哥哥嗎?”“記得。燦燦哥哥還教我玩變形金剛。”小男孩認真地答道。陳麗瑩忍不住緊緊地抱住了那個孩子,就像再一次擁抱了兒子。

李彬拒絕了陳麗瑩的還款:“我的孩子也是在眾多愛心的呵護下才有了今天。”李彬告訴陳麗瑩,住院期間,她認識很多像自己的兒子和燦燦這樣等待幫助的孩子,請陳麗瑩去幫助那些急需幫助的人。

陳麗瑩感動不已,覺得自己又找到了新的方向。在李彬的介紹下,陳麗瑩找到了一個名叫劉慧的母親,她的孩子小龍也是白血病患者。劉慧來自四川綿陽農村,為了給孩子治病,已傾家蕩產,租住在重慶兒童醫院附近城中村一個陰暗的小屋里。那天,陳麗瑩將5000元交到了那個絕望的母親手中:“別泄氣,孩子一定會好起來的。”

告別了劉慧,陳麗瑩踏上了回家的班車。此時,已是夜色闌珊。車窗的玻璃上,映出陳麗瑩消瘦的身影,她緊緊地握著記賬本和兒子的畫冊,再次淚流滿面:她心愛的兒子,一直在救贖她,哪怕他已化成一抹云彩、落為一束寂音,但永遠陪伴著她,溫暖著她。因為兒子,她走上了一條意想不到的路;因為兒子,她有了一份信念的支撐。

行走在還愛路上,陳麗瑩覺得是和兒子一起在做這件事,是兒子把她帶到了愛的面前。她的心亮了,不僅要還愛曾幫助過兒子的人,她還要還愛社會,幫助需要幫助的人,讓兒子的生命通過她而繼續活著。

2015年10月,陳麗瑩來到燦燦的墳前。她俯下身去,貼著墓碑,風吹在臉上,仿佛兒子的小手輕撫她的臉龐。她仿佛聽見兒子笑吟吟地說:“媽媽,我就在你的身邊。”

(編輯 ?張秀格 [email protected]

1.精品生活網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精品生活網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來源:精品生活網"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精品生活網或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精品生活網編輯修改或補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