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討定情支票反遭精神索賠

莫愁·智慧女性 / 2018年09月29日 01:32

游玩

歐陽軍

示愛,贈女友支票定情

尹旭東是重慶萬州人,父母均是中學教師。大學畢業后,尹旭東進了一家中外合資保健品公司。不久,公司總部需要開拓西南市場,他主動請纓去了成都。2014年初,尹旭東被任命為西南片區經理。然而,雖然他職場上春風得意,又有一定的經濟實力,但因其相貌平平,工作幾年,還是沒有女朋友。

同年國慶假期,尹旭東去新都區參加同學聚會,認識了同學的同事何玲。何玲老家也在重慶,大學畢業剛工作不久,身高1.62米,楚楚動人的她有股山城妹子的嫵媚和靈氣。鄉音拉近了尹旭東和何玲的距離,他們互加了,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。尹旭東還隔三差五約何玲出去玩,頻繁交往中,兩人擦出了愛情的火花。

2015年元旦后的一個周末,兩人激情過后,尹旭東溫情脈脈地摟著何玲說:“我的小公主,為了表達我對你的真情,明天我去銀行以你的名字,存張10萬元的單子,作為定情支票送給你。”隨后不久,何玲辭掉了新都區的工作,跳槽到離尹旭東公司不遠的一個醫藥公司做會計。兩人開始了同居生活。

2015年3月的一個傍晚,尹旭東回家時異常興奮,得意地跟何玲說:“你記不記得我跟你講過我的前女友?她甩了我想攀高富帥,沒想到對方只是玩玩她而已。后來她到南方打工,轉來轉去幾年什么沒干,最近在深圳做二奶又被踢了,真是不知羞恥,報應。”何玲看他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,心頭浮起了陰影。

一個月后,何玲遇到尹旭東的一個同學,他忍不住忿忿地告訴何玲說:“尹旭東利用出差之機,千方百計打聽到前女友在深圳的下落,以敘舊為借口約她見面。沒想到的是,他竟雇調查公司偷拍他們,還把照片寄給了包養前女友的港商。港商將他的前女友一頓暴打,并逐出了家門。”何玲倒抽了一口冷氣,既吃驚又難受。

當晚,何玲無法入睡,細細地梳理了幾遍和尹旭東的關系,對他的愛情徹底冷卻下來。這種人太可怕了,一種要擺脫他的強烈愿望不斷撞擊著何玲。一方面尹旭東陰郁、多疑的性格讓她受不了,更重要的是,尹旭東這種齷齪的做法讓她寒心。她甚至想到尹旭東總有一天會用這種手段報復她,或者被別人報復。

失戀,索要支票無望

恰在這時,與何玲分手兩年的初戀情人雷磊,千方百計地找到她,說無時無刻不想她。為了她,他已從北京辭職,回到了成都,在一家銀行上班。當初與雷磊分手是一時沖動,初戀男友的出現,更堅定了何玲跟尹旭東分手的決心。

過個半個多月,何玲痛下決心,向尹旭東提出分手。不明內情的尹旭東傻了,一個勁地乞求何玲不要分手。但何玲不為所動,兩天后搬了出去。從那以后,何玲開始跟尹旭東冷戰。每次尹旭東上門找何玲,何玲冷若冰霜,兩人不歡而散。何玲生日那天,尹旭東送了一個精致的花籃,附著一張卡片,上面寫著:“我愛你!”可何玲一陣冷笑后,當著他的面無情地將卡片燒為灰燼。

就在尹旭東悵惘之際,2015年7月的一個周末下午,尹旭東在超市購物時,竟然發現何玲挽著一個身材高大的青年男子有說有笑地選購商品,十分親密,可以看出,相戀時間絕不是兩三天。尹旭東氣得發抖,原來,何玲早就另有男友了。

當晚,尹旭東在何玲家門口等了很久,才等到她回來。可何玲似乎沒有看見他,徑直進了屋。何玲的態度讓憋了一肚子火的尹旭東火冒三丈,他鐵青著臉,拉住何玲,怒吼道:“和你在超市購物的那個男人是誰?你們是不是早就在一起了?你是不是因為他才執意要跟我分手?”何玲輕蔑地看了尹旭東一眼,表情淡漠地說:“那是我的隱私,無可奉告!”

何玲的表情和話語,加重了尹旭東被玩弄的感覺,痛楚、屈辱和忿恨的火焰在他心中迅速燃燒。他像一頭被激怒的獅子,隨手拿起茶幾上的一個茶杯,狠狠地向何玲砸去。何玲躲閃不及,額頭上鮮血直流。

尹旭東明白愛情已經無可挽救。痛定思痛后,他同意分手,要求何玲將那10萬元定情支票還給他,說“定情支票只為愛情而支出,沒有愛情了就要收回”。這遭到了何玲的拒絕,何玲態度強硬地認為:定情支票是尹旭東對她的贈與,為此兩人陷入一次又一次的激烈爭吵。最后,何玲冷冰冰地說:“實話告訴你,我早就咨詢過律師,你就是鬧到法院,也不能撤銷贈與合同。”

尹旭東不相信,認為何玲純屬狡辯。第二天,他找到一家律師事務所。接待他的李律師告訴他:“你在戀愛時,以何玲的名字為戶名的10萬元定期存折交到她手中,你與她之間就成立了贈與合同,你是贈與人,她是受贈人。你在交付定期存折時,言明這是一張定情支票,你據此認為愛情為該贈與合同的所附義務,如果雙方感情破裂,就可以行使撤銷權,其實是不對的。贈與合同所附義務不能違反,以定情支票充當情感保證金,侵害了當事人的自主權。因而對當事人不具有約束力。”

尹旭東不甘心地問:“還有辦法嗎?”李律師沉吟了一會兒,意味深長地說:“如果你有她在你們戀愛關系未徹底破裂前便有新男友的有力證據,那么,就可以依據第192條規定的‘嚴重侵害贈與人或者贈與人的近親屬,主張撤銷贈與。”

但事情遠比尹旭東想象的困難。盡管他請了私人偵探,可何玲早有提防。私人偵探忙碌了半個月,束手無策。尹旭東一籌莫展。

偷拍,被告反訴精神賠償

正當尹旭東絞盡腦汁地想計策時,2015年9月的一天,他去深圳出差,和一個深圳朋友說起心中的忿恨。朋友笑著說:“這很簡單啊,偷偷地在她房間裝個攝像頭。”尹旭東一陣狂喜。回成都后,他假意找何玲談心,趁她外出接電話之際,偷偷復制了何玲丟在茶幾上的房門鑰匙。

2015年10月初,尹旭東趁何玲出差,用配制的鑰匙打開何玲的房門,在臥室和客廳安裝了攝像頭。尹旭東還悄悄搬到了何玲的隔壁,下班就守在電腦前,觀察何玲家的情況。

一天晚上,鏡頭中出現了何玲和雷磊的激情畫面。尹旭東如獲至寶,立刻拷入電腦刻錄了光盤。10月23日,尹旭東胸有成竹地將何玲約到一個咖啡屋,態度強硬地再次要求何玲退還他的定情支票。何玲再度拒絕。尹旭東一陣冷笑后,“啪”地把裝有光盤的信封丟在桌子上:“我送你一張碟片,相信你會改變想法的。”

可讓尹旭東萬萬沒想到,就在他欣然地等待何玲拱手相還那10萬元的“定情支票”時, 10月30日,法院給尹旭東送來了何玲狀告他偷裝攝像頭,侵害其隱私權的傳票,要求尹旭東向她賠禮道歉,并賠償12萬元精神損失費。

原來,何玲看了光碟后,叫來了雷磊。雷磊立即在房間里四處察看,找到了房間里暗藏的攝像頭。兩人商量后決定,將尹旭東告上法庭。

尹旭東頓時蒙了。清醒過來后,他趕緊去找李律師。李律師埋怨他“法律知識太少了”:“怎么能如此去獲取證據呢?你在何玲家里偷裝攝像頭,竊取他人秘密,均屬侵害了他們的隱私權。”

尹旭東頓時慌了神,李律師建議他說:“侵害名譽權屬于民事訴訟,民不告,官不究。”讓他與對方好好談談,爭取能夠庭外合解。

值得慶幸的是,經過李律師的一番斡旋,何玲撤訴,并在李律師的見證下,讓尹旭東寫了保證書,不再追討何玲的定情支票,同時出于道義,何玲支付他2萬元補償。(作者聲明:本文均為化名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上網。)

(編輯 ?張秀格

1.精品生活網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精品生活網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來源:精品生活網"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精品生活網或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精品生活網編輯修改或補充。